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人间几度芳菲尽,云涛丽花始盛开。春去夏

人间几度芳菲尽,云涛丽花始盛开。春去夏来金秋灿,方知佳人此中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  

2012-02-23 11:28:13|  分类: 读书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 - gelisi0106 - .

角  落

     听,缓缓响起,乐声真切地走进你,渐渐贴近你那柔软的心。。。。

­

     铅华洗尽,银灰色的夜空中,月色光芒,气流闷湿,推窗凉徐,轻柔银光泄进无章的空间。随意点起一支烟,呼出卷曲的绕环,不修边幅地靠在椅背上,双脚懒散地架在桌角边。­   ­

    绵长带着哭涩,低沉又显得疲惫伤感的音乐,拂落了杯盏、穿透了的孤影,若隐若现地映照在暗淡的空间。听着飘渺的音声,闻着流淌的乐香,仿佛看到了昔日的笑脸,恍惚中忘了时间,直到流星划过,望累了一双心眸。­

­

    不要打扰!不想被现实的喧哗打断,哪怕敲门,哪怕阵阵急迫的电话铃声,就让身心贪婪地静静地随音乐呼吸,褪去伟岸,回归真实的自己。其实自身是如此脆弱与虚幻,那样地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。为了生存,必须在现实的嘈杂中努力保存一点自我,保存一份独处,保存在角落的深处,不至于被广阔而强大的现实洪流所完全地湮没。而漂泊不堪的心,只能将曾经如痴如醉的幻象埋在心间。

    在心的角落,遗落着一把心琴,有些梦都锈了。双鬓的青丝,随着岁月的痕迹,渐行渐远,人生若梦,浮华如烟,­音声依然在飘渺!曾几何时,在这心琴上呕心沥血,每一个音符都是如此清纯,如心海的碧空,如心田的绿洲。当一根琴弦突然崩断时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;又一根琴弦断时,已没人在意琴弦发出的呜咽。这把心琴就这样默默躺在角落的黑暗之中,渐渐地,一股淡淡的霉味爬上了那光滑而单薄的琴体;那绕成一团的琴弦,带着因崩断而产生的极端痛苦倦缩着,躺在红丝绸的褶层底下,无声无息,任岁月流失。­

   ­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取出满是霉味的心琴,用手指拨弄心弦。声音有点陌生,但还是如此深沉,如此渴望。是啊,生命中只剩下仅有的几项爱好和一些日常需求,即使是在这儿,也只有独处时才能低吟,通过心的旋律拥有一些快乐。 但还是要感谢上帝,让自身享有这种短暂而神秘的温馨,而更多的人群,早已在尘世粗砺的摩擦中退化或者断绝了这把心琴的心弦,他们的全部激情似乎只是在人群之中拼杀,完全忘记了还有心弦,忘却了与心琴共同奏响心的低吟。­

­

    心空一片深沉的寂静,心波一动不动地安眠。暮色昏暗,微风清爽,河水默默地流动。心音,似白色花朵覆盖的海湾不断吐出温馨的气息,满怀爱意地呼出,吻干了身躯的污浊与疲惫;心音,似阳光流进发间,贴着记忆,把身心抱拥在温暖的怀抱里,就像一只蜜蜂在一朵鲜花的怀抱中,伏栖在爱的心园,吸吮着爱的甘露,孕育着爱的生命。

 

­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 - gelisi0106 - .

心  驰

 

    滑过一切,穿过一切!­    

    穿越大自然和时空,极速奔驰在辽阔的心空,开始灵魂的航行!­    

    鲜艳而瑰丽的太阳在冉冉升起,海涛在远处碧空中穿过海峡,滚滚奔驰,海风掠过大海的胸膛,奔向陆地。   

    那从远处刮来的强劲的风,挟着乳白色的泡沫快活地在海面上飞驶。   

    然而,我不是大海也不是红日,不是少女欢笑般的风影,也不是越吹越紧的狂飙,更不是鞭击一切的旋风,我只是那个无形中飞奔的野马,像骤雨般飞奔。  

    清晨和傍晚林中的小鸟熟悉我,沙滩和汹涌的波涛熟悉我,还有那展翅翱翔的双翼熟悉我的歌吟。­

­­

    唱吧,吼吧!­  

    在海边的激流中高歌猛进,双翼合着我的心灵节拍,唱着嘹亮的歌!    

    清纯而美妙的曲调时而低沉哀婉,时而清晰流畅,歌声弥漫、充塞在整个心空。­­

    嗒嗒嗒......肆无忌惮地狂驰,激情奔放,合着阳光、空气一起逍遥。浑身有节奏地跨越着,跳动着,有节奏地喘息和吼叫,身后飘曳着长长的白雾之尘。­

    当束缚于眼中的视线被解放的一霎那,一幅长长的幻象的画卷便展开了......­

­    疾驶!  穿过疾风,穿过平静之境,时快时慢,不停地驰骋!­ 

    嘶鸣!嘶声的颤音穿过海洋,飞向漫无拘束地快活而浩大的自由的天空,同时引来岩谷和群山的响应,飘荡在辽阔的大草原上。­

­

    我的灵魂张着大嘴喊出自己的欢欣,我的灵魂的双眼注视着完美的梦境。­

    请给我一片野草丛生,给我完全寂静的像高原上那样的夜,让我仰望星辰,给我以孤独,给我大自然的恩赐。 

    大自然啊,你那原始的理智清明!我连续地请求这些,从内心发出呼喊,我看见自己的灵魂在把它所要求的一切通通踏倒!­

 

    奔腾着,踏过波涛,没有让自己挣脱,任它浇湿,任它蹂躏!

     

    夜已深了, 我看见幻象在过去,梦萦抓住我的手松开了,也过去了,在过去的还有那隐蔽着双翼的歌和我的灵魂与它相融的歌。 

    我在我的梦幻中静静地漫游着,这样静寂,这样孤独,仿佛进入自己的命运旅程。曾经被缰绳拴系着,颠簸着,摇动着,像一艘停泊于锚地的船,现在松开了缰绳,可以自由奔驰。 

    意识的波涛又转换了方向,朝心的深处疾驶。尽管自感已疲惫无力,但欲望却慢慢地、温柔地、一波一波地膨胀,莫名的、不可名状的波涛,激烈地、温柔地荡漾着,一种奇异的、惊心动魄的快感扩展着,直到极度的、盲目的洪流把意识席卷而去。随后,那种安宁,那种温软,入神似的镇静,浸入另一种意识的不可见的火焰之中,一个独有的世界之中!

 

 

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 - gelisi0106 - .

 
 懂  不懂

   

 无意中的无意,听到这首无意的歌曲,无意地滑入心的软盘。深沉、沧桑、沙哑,无语形容;漫无目的地倾听,感受一份心的低语。­

   

    我听不懂歌词,不知这首歌的来源和出处,更不知其流派和歌手的背景,我只想截取真情的呼唤把心语揉进音的温柔里。音乐就像一条蠕虫深深地钻入我的脑海里,留住每一个音节,每一声气语。­

 

    我对音乐的感知只限于皮毛,至于皮下脂肪、肌肉、毛细血管和循环系统,一无所知,更别提什么内部结构。所以,我只选心能听懂的音乐。

  

    当然,乐声的感动只代表一段心情,随着百听进入忘我,慢慢吸收、消化,收藏在记忆的深处。哪天再次触及又会激活附带的心境,这也算是­记忆的一种方式吧。

 

    其实自身对生活的感悟也是如此。 我生活在城市最朴素最真实甚至最艰辛的环境,这种生活有刺,它可以刺出人们的虚伪和狡诈,也可以刺出人们的同情和感动,坦诚、朴实是最好的修饰。当然,披着粉红的薄纱不失为最佳的包装,也算是一种高尚理想的精神追求,可一旦静坐下来思量,其实都是裹着厚厚物欲的内衣。 

  

    我始终是一个平凡的人,为生存奔波甚至流泪,但我要做一个明白人,至少为生活静默而欢喜,并鞠躬致谢。我享受截取音色所带来的快感,并不是我不想得到音色的全部,而是无论我想要得到什么,都需一个神经“突触”相对应,而我实在没感应,说到底,还是没有天分,很多东西,看着别人无师自通,而我总是获得皮毛。请原谅我的笨拙,我只能低调,这是我的局限,是无可奈何的事。你本来就不是一个高人,你给自己定的调子只能是低调。如果我唱起高调来,那就不是我了。好在我知道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 

    人生原本很简单,无需考虑过分深于浅。不懂的太多,让我更加清静。我不懂名车名牌,只会用双脚行走自己的路。我不懂歌功颂德,只会直白说你的好与坏。我不懂淑女般的高贵典雅,只会平庸地围着柴米油盐转。我不懂琴棋书画,更不会诗词格律。当然,我也有梦想,知道梦想是前行的车轮,可梦想也如那烟花,妖艳妩媚。

 

    我,趟在人生的河流中,努力分清哪些是飞溅起的浪花,哪些是随波泛起的泡沫。写着写着,只感觉这字是如此的苍白,可能越是真切情意,语言越是苍白。若一定要说出来,必定离真相遥远。让那洁白的字体,沉坠于黑的夜里。若你在乎我,必能看见。所以我不能说,说了就碎。

    

    灯熄了,人生的会场显得空旷而安静,台上的光线很柔和,音乐如潮水,在大厅中回荡。而在这一切之中和这一切之外,我仿佛变成一点小小的烛光,温柔而美丽,亮在很低很低的地方。­

    我懂的远远小于不懂,我深知的远远小于世故!我不懂,但我很明白!

 

 

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 - gelisi0106 - .

 

原文__瓶子   意境__牧笛    gelisi0106品位珍藏

 

心的角落 遗落着一把心琴 有些梦都锈了 - gelisi0106 - .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